深夜诗人

爱看不看

懒得出调色盘,你能看到就自己删,抄也有点水准,别逗我笑。

八哥,十秒到了。

林彦俊抽掉最后一支烟,捏着干瘪的烟盒站在街角发呆。

他很喜欢盯着别人看,四百度近视也严格要求着自己,目光落在每位观察对象身上的时间必须控制在五到十秒之间。现在,他身后是一条死胡同,里面不时传出拳头砸在肉体上的闷响,伴随断断续续的哀嚎。而他充耳不闻,专心致志看着一条窄窄马路对面正在等公交车的男人。

多半是等末班车,这毕竟都要十二点了。林彦俊想着,吞掉一口香烟忽明忽暗的飘然,隔着层层叠叠灰雾,看那人在路灯照耀下同样忽明忽暗的眼睛。

他欣赏与夜景融为一体的美色。林彦俊见过不可计数的漂亮脸蛋,独独这一张恰巧对上他挑剔口味。明艳的眼,嫣红小巧的唇,耳垂上缀着的长链耳坠,晃得他眯起眼睛。

林彦俊心里的计时器开始倒数,三二一,已经超过十秒。

警铃大作,马路对面的男人敏感地感受到有诡异的目光正窥视自己,凭直觉抬起头,狐疑看着倚在那儿抽烟的小流氓。应该是小流氓吧?他其实只是猜测,大半夜不回家在街头闲逛的差不多就是了,何况长成这副模样。哎呀,帅是帅的,可也太凶了,这时候拧着眉头一动不动盯着自己,平白把他盯得冷汗直冒。

林彦俊立刻就从对方那里攫取到捕猎的刺激感,他眼见着那人在自己视线的牢笼里往后缩了缩,慌不择路,公交车也不敢再等,招手拦住出租车逃之夭夭。

嗤。林彦俊低低笑着,摇摇头。

“八哥,完事儿了。”

他还没有回味完小美人的韵味,就被手下打断思路,难免不爽,转头投给一记眼刀。手下早习惯他八哥的喜怒无常,垂着脑袋给林彦俊让路:“招了,说东西不是他在卖,上头给的话是给你找麻烦,东区那边儿的人。”

林彦俊走到被揍得奄奄一息的男人身前,那人抱救命稻草一样抱住他的脚腕,拼命扯他的裤脚:“八哥!八哥饶了我吧……我都说了,放了我吧……”

不料,林彦俊即刻抬起另一只脚踹在他已经肿得老高的脸上,大抵牙齿都要断几颗。他不解,顶着一张千疮百孔的脸惊恐看着林彦俊。

林彦俊用脚后跟使劲磕了磕水泥地,狠狠呸了一口,唾骂:

“Crazy man!我新鞋欸,找死是不是?”




朱正廷昨夜花了将近一百块回到家,一边肉痛一边心有余悸。今天挂着两个黑眼圈来公司上班,跟同事一番交流才得到科普,知道那家伙并不是什么简简单单的小流氓,而是货真价实的地痞流氓,混成现在的小头目之后就很少出现,平时都是带人在夜场看场子的。

不知道朱正廷为什么就撞了大运跟这么一位丧门星对上眼了。

他抱着一丝侥幸想,说不准那位大人物就随便看看呢,自己这种良民应该不会惹到他吧,睡一觉起来谁还认识谁啊!于是就这样胆战心惊地走上这条回家的必经之路,今天依旧夜班,他等公交车,一边等一边祷告,可千万别遇上他了。

没想到,没想到,他都看到公交车在路口等红绿灯,心里数着信号灯上面的秒数,三二一——

“嗨。”

朱正廷一回头,撒旦正跟他微笑,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小兔子受惊,正拔腿就跑。却在又一个转身之后看到不远处来回走动的人影,不用想就知道是听那家伙话的。朱正廷又气又怕,壮着胆子问:“有事吗?”

对方抿了下嘴唇,朱正廷不太敢相信能在他脸上看到紧张感。紧接着,他说:“我叫林彦俊。”

“你、你干嘛啊?”朱正廷不敢轻易把名字告诉他。

“认识一下啦,干嘛那么害怕,我长得有很丑吗?”林彦俊往前走一步,似乎有点疑惑,还指了指自己的脸。开什么玩笑喔,他林彦俊,特长是帅,从不失误的。

朱正廷虽然想不通,但还是不敢跟流氓头头起正面冲突,所以屈服:“我叫……朱正廷。”

“喔,正廷。”林彦俊又笑了一下,这种友善的笑容他已经暗自对着镜子训练很多次,手下都说是少女杀手,他想杀个少男应该也不在话下,“你每天下班都好晚欸,这边很乱,你要注意安全。”

朱正廷不加掩饰地翻了个白眼,心想这里很乱难道不是拜你所赐啊?却不敢多造次,嗯嗯着敷衍:“谢谢你关心。”

气氛很尴尬。可是男人没在怕的,最擅长应付尴尬的林彦俊面对搭讪毫不退缩:“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啊?”

朱正廷吓得干脆往后挪了一步,连连摇头连连摆手,把公文包抱在胸口,衬衫都给他揉得皱皱巴巴一塌糊涂:“不不不不不用了你太客气了我先走了再见!!!!”

兔子跑起来真快,林彦俊感叹,一回神朱正廷已经跑得没影。

林彦俊看着朱正廷消失的方向,发怔,心里的计时器也损坏掉,只能由手下充当人工计时器:“八哥,十秒到了。”

林彦俊狠狠斜他一眼,手下就不敢再说话。他又盯着前方看了一会儿,手下再次战战兢兢开口:“八哥,你想什么呢?”

“那里是他家反方向吧。”林彦俊喃喃。

手下翻了个白眼,跟刚刚朱正廷翻的那个如出一辙。






“林彦俊你也太没骨气了吧!好丢脸!”

陆定昊听林彦俊叙述一见钟情的追爱故事,笑得前仰后合,在沙发里打滚。在他印象里林彦俊向来所向披靡,只有别人缠着他的份,没见他主动联络什么人,还被拒之门外。这下好像抓住林彦俊小辫子,迫不及待落井下石。

“哎陆定昊我警告你不要笑了!你这样子我很想给你一拐。”林彦俊也很窘迫,他拨弄着手里的打火机,想着明明是来找看起来经验丰富的陆定昊取经,现在变成被取笑,也太糗了吧。

“好吧好吧我不笑了,林彦俊,八哥,你在怂什么呢?喜欢就要大声说出来,堵路的话人家只会把你当变态!”陆定昊为他描绘一张美好未来版图,还不忘记奚落,“我还记得你高中那会儿喜欢上一个女生,天天盯着人家看,看就算了嘴里还读秒,结果人家以为你是神经病,你可不要重蹈覆辙啊。”

林彦俊听了一顿聊胜于无的教训,也还是有些收获的。他其实心高气傲的可以,自觉没必要让别人对自己的感情生活指手画脚,但面对已经被自己吓到的小兔子难免自乱阵脚,病急乱投医。

结果,陆定昊要他不要做偷窥狂,他干脆去做跟踪狂。在朱正廷上下班这条长路上步下密密麻麻眼线,时刻观察猎物动向。

朱正廷也是迟钝得可以,完全没发现自己已经被“监视”,还在庆幸三天都没见到林彦俊,想着这家伙说不准是被谁揍进医院了,光想想就有点幸灾乐祸。但是走到街角,看到熟悉的公交站牌,又有点担忧。

林彦俊是收保护费的吧?那他被撂倒了,他们这儿是不是才真的危险了?哎不行不行,怎么搞的好像自己在关心他安全一样。

朱正廷甩开乱七八糟想法,在公司楼下甜品店排队买牛角包,长长一整队,在他站过来的瞬间一哄而散。朱正廷纳闷,也就只有他本人看不见自己身后站着一脸凶恶的林彦俊同学。

他拎着牛角包回公司,直到下班都没下来。林彦俊就在楼下等,期间想,他除了知道朱正廷叫朱正廷,知道他在这家公司做事,其余一概不知,这样是不是太草率太唐突啊?

而且一点都不酷有没有,他可是制霸这个市区的,怎么可能在一个小白领面前露怯啊。

林彦俊想着,脸上的表情就很丰富。他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,连朱正廷站在他面前他都没发觉。就被朱正廷欣赏了一场面目扭曲,朱正廷忍不住发出扑哧的笑声,才让他回神。

“啊,啊那个,好巧。”林彦俊力挽狂澜,“最近好吗?吃了吗?”

“什么啊,我还以为你挂彩了才不见的呢。”朱正廷弯着眉看他,“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找我呀?”

林彦俊又在咬嘴唇,这大概是他紧张的表现。他把朱正廷从头到脚盯了个遍,也没有想明白下一句该说“请你吃晚餐”还是“请你看电影”,两个都好俗气,可两个都好想跟他一起做。

突然,之前被安排了特殊任务的手下溜到林彦俊身边,毕恭毕敬喊了一声:“八哥,十秒到了。”

林彦俊使劲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,怎么就忘记这个嘱咐!他好怕自己看朱正廷看到出神被对方当成神经病,就吩咐手下在自己发愣时间超过十秒之后过来提醒,却没想是在这种尴尬的时候。

“滚开啦!”林彦俊忙不迭推他。

“什么?什么十秒?原来你叫八哥呀。”朱正廷问得天真无邪,他看林彦俊傻乎乎的,早就没有之前凶巴巴的模样,“为什么是八,不是七不是六?”

手下生怕回去之后被林彦俊教训,眼见朱正廷发问,脑袋转的特别快,想将功折罪,对着朱正廷低了低头,喊的声音很大:“八嫂!”

“靠北!你快点给我滚!!”

林彦俊气急败坏地踹他一脚。

再转头,朱正廷已经满脸通红,再迷糊也明白林彦俊几番纠缠是什么意思。林彦俊自知完蛋,刚想说什么来解释,朱正廷却意味深长看他一眼,转身,又溜之大吉了。

他为什么跑这么快的?高中上的体育学校是不是?

林彦俊纳闷,他又放跑小兔子一次。沮丧地低下头,想着求爱路途遥远,还需继续努力,正要给自己加油打气重振旗鼓,忽然被什么人拍了一下肩膀。他以为是那个没有眼头见识的手下又来了,猛地抬头,却看到朱正廷明晃晃一副笑脸。


“八哥,十秒到啦。”